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?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
慨当以慷,忧思难忘?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。

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。
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。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。
明明如月,何时可掇?忧从中来,不可断绝。
越陌度阡,枉用相存。契阔谈宴,心念旧恩。
月明星稀,乌鹊南飞。绕树三匝,何枝可依?
山不厌高,海不厌深。周公吐哺,天下归心。
请输入图片描述
《短歌行》大概是曹操最具有代表性的诗,也最能体现其性格的复杂性。诗词往往给人柔软的感觉,仿佛远离世间名利,但是他又是霸主,霸主是要争夺权利的。他的个性介于诗人和霸主之间,对美极其敏感。

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?”一开篇就是这种人生短暂、生命虚无的感慨。既然人生这么短暂,那就好好好喝酒,及时行乐。一个人会写这样的诗,你会觉得这个人很虚无,只是想要好好享受生活,根本不会去当霸主。但是这又是他的真性情。

“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”。 人生如白驹过隙,只在呼吸之间。生命就像清晨树叶上的露水,太阳一出来他就干了。夜晚宁静时,气沉下来,觉得白天拼命挣钱没有意义,人都被名利给绑架了,“人生而自由,却无往不在枷锁中”。可是第二天醒来,依然会和他人比较收入比较境遇,依然要努力挣钱谋生。东汉末年,朝政日益腐败,引发了黄巾起义,随之天下大乱,人的生命如草一般,没有安全感。“白骨露於野,千里无鸡鸣”,一片肃杀的景象,完全没有一丝生机,这简直是一汪绝望的死水。

“慨当以慷,忧思难忘。何以解忧?唯有杜康。”这段话更加颓废。生命里有一种忧愁,人活着,必然有不快乐,必然有找不到意义的时刻。在这个不快乐中,只有喝醉了酒,才能短暂地忘记自己的愁思。

上面都是在讲苦闷、忧愁,但是从“青青子衿”开始,忽然看到积极的因素,一改颓废气。“青青子衿”,一个人穿着青衫,显得很轻盈,其实就是讲一个美丽的人。一个女子透着仙气飘然而来,缓缓着地。古装剧中常常有这种镜头。“悠悠我心”,是他所向往、所爱的。一个感到虚无的人,因为爱,忽然眷念起来。“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”,诗经中也有“嘤鸣求友”。没有任何理由,就是为了你,像鸟那样呼唤至今。这句话大概是最美的情诗。爱需要证明吗?不需要。需要证明的爱就不叫爱了。但是因为人的多变性,无法保证两个人时时刻刻都互相视对方为唯一,人又具有物质的一面,因此需要仪式来加强责任感,需要婚姻制度来约束双方。

曹操在爱情领域、政治领域都是高手,既有计谋,又能在情感领域一清如水。写诗时,到处都是真性情,刚才还“譬如朝露去日苦多”,现在马上变成“但为君故沉吟至今”,生命里面忽然有了色彩,变得快乐起来,不再是虚无,不再是一汪绝望的死水。因为一个自己所爱的对象,诗马上转成了华丽的场面,转成了积极正面的人生态度。

“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。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。”一个虚无的人,可以号召天下,一呼百应,这些嘉宾都是有才华的人,他们全都投在了曹操门下。有的击鼓,有的弹琴,有的吹笛,大家都在惬意地享受生命。

“明明如月,何时可掇?忧从中来,不可断绝。”看到月亮的圆和缺,忧伤的情绪又来了。苏轼也写过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”。他在本质认为生命毫无意义可言,但是他要创造出生命的意义。身边这些有才华的人都像月光那样明亮,但是何时才能摘到那皎洁的月亮?

“越陌度阡,枉用相存。契阔谈宴,心念旧恩”。跋山涉水,远渡重洋,只是为了找一个人,找一个灵魂知己。这段话其实非常政治化,曹操因此而感召了不少当时有能力、有才华的人。东汉流行“举孝廉”制度,不管有没有能力,有没有才华,只要品德好就能当官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道德就成了一套外衣,仅仅是人们口中的说辞。“苍天已死,皇天当立。”上面的说一套做一套,吸收民脂民膏,导致下层百姓只能造反了,伦理道德和社会制度彻底崩溃了。这个时候,大家都希望看到生命中最美最纯真的东西。曹操身上有这个品质,唯才是举,彻底扔掉了那套虚伪的伦理,像个吸铁石,把那些真正有才华的人全吸过来了。这四句在政治上特别有号召力。

“月明星稀,乌鹊南飞。绕树三匝,何枝可依?”在大自然中,皎洁的月光洒满大地,稀疏的星星点缀着天空,显得特别空旷。一只乌鹊绕着树飞了好久,但是没有找到可以停留的地方。又回到空,生命无依无靠,出现了虚无感和孤独感。

但是笔锋一转,“山不厌高,海不厌深”,其实是在告诉他们,我这颗树是可以停留的。“周公吐哺,天下归心”。据说周公主政,有很多人来问事情,他马上把口中的食物吐出来,去接待来者,处理事情。到了这里,曹操完全把自己当成了勤于政事的周公。写得出“月明星稀”的诗人,似乎写不出“天下归心”这种句子。前者很孤独,后者则胸襟开阔,很有政治上的想法。“日月之行,若出其中。星汉灿烂,若出其里”。太阳、月亮、星辰,仿佛都出自大海,胸襟大得似乎能够包揽天地。曹操身上既拥有务实的政治家性格,又兼有务虚的浪漫诗人气质。

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,战争频繁,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,但是大家又都去争权夺利。当时的文人开始思考人活着的意义,寻找支撑生命的支点,而不再是接受别人给予的意义。 这一时期,陶渊明是一种个性,用退隐的方式离开官场,不为五斗米而折腰,走出当时的社会伦理,幻想着桃花源这种美好的乌托邦世界。 曹操在前期也有这种想法,冬夏读书,春秋涉猎。东汉末年朝政腐败,他竟幻想着先隐居二十年,待政治清明社会稳定后才出来做事。但是,社会形势不容他的这种活法,他不得不出来。陶渊明是在背叛当时的社会,曹操又何尝不是在背叛当时的伦理。“唯才是举”,打破了那套虚伪的伦理。在生命朝不保夕的情况下,竹林七贤同样不谙世俗标准去活。可以看到,在那个大崩溃时代,有很多种活法,而曹操选择了最锐意进取的活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