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繁星垂大荒,孤旅人相忘。野草渺天地,生死任思量”。

几年前,一个人坐火车去唐家岭培训,尽管那趟车坐了好几回,但那次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与担忧。夜晚,列车行驶在华北平原上,透过玻璃看向窗外,黑茫茫一片,远处的灯光随着火车的移动暂隐暂灭。那年,心境很凉,竟写出了“埋骨还须桑梓地,归园田居话青山”这种句子。有点隐居的念头,向往陶渊明的活法,开始喜欢诗词。

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。
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
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
山气日夕佳,飞鸟相与还。
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。

《饮酒》描绘了一幅隐居在闹市中的田园梦。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”。说明他并不是远离人烟远离世间,而是生活在有人的环境里,只是没有被车马的喧闹嘈杂所打扰。你可以活在人间,而没有人间的烦恼。不必到瓦尔登湖盖一座小屋,也不必去终南山修行,住在大城市里面依然可以活得很安静,因为“心远地自偏”。在闹市中拥有寄托在远处的心灵,你所住的地方就会有一种偏僻之感、安静之感。“心远地自偏”,在这种状态下,大概才知道什么时候该急什么时候该缓,一切显得那般游刃有余。有出世的念头,同样可以好好做一个入世的人。讲出离心,并不是不要物质。如果到了一个没有任何杂音的世界,静时感觉好,容易陷入枯木死灰的状态,但一旦遇到事情就会手忙脚乱。因此在人世间修行才是最好的修行。

做到“采菊东篱下”容易,养一盆花就行。“悠然见南山”,这就不太容易了。能不能活个明白活个通透,能不能找到意义这个根,就要靠自己了。 普通人总是把生命寄托在他人身上,比如寄托在另一半身上,或者寄托在子女身上。中国古代文人当官之前努力备战科考,当官之后经历了官场,则又想着回归山林。他们知道生命需要靠自己完成。世俗的任务还未完成,但又需要有所寄托,所以他们往往把自己的生命寄托在一个小小的盆栽里面,或者寄托在一座有山有水的园林里。假装石头是一座山,一点点青苔就是一片树林,其实就是把山林浓缩于此。中国的山水画也因此而诞生并发展。

“山气日夕佳,飞鸟相与还”。那是山上的雾气、空中的飞鸟,更是心灵上的山气与飞鸟,是人类心灵的的向往,可以在精神层面完成。下面来读另一首诗词《归去来兮辞》:
请输入图片描述

归去来兮,田园将芜胡不归?既自以心为形役,奚惆怅而独悲?悟已往之不谏,知来者之可追。实迷途其未远,觉今是而昨非。舟遥遥以轻飏,风飘飘而吹衣。问征夫以前路,恨晨光之熹微。

乃瞻衡宇,载欣载奔。僮仆欢迎,稚子候门。三径就荒,松菊犹存。携幼入室,有酒盈樽。引壶觞以自酌,眄庭柯以怡颜。倚南窗以寄傲,审容膝之易安。园日涉以成趣,门虽设而常关。策扶老以流憩,时矫首而遐观。云无心以出岫,鸟倦飞而知还。景翳翳以将入,抚孤松而盘桓。

归去来兮,请息交以绝游。世与我而相违,复驾言兮焉求?悦亲戚之情话,乐琴书以消忧。农人告余以春及,将有事于西畴。或命巾车,或棹孤舟。既窈窕以寻壑,亦崎岖而经丘。木欣欣以向荣,泉涓涓而始流。善万物之得时,感吾生之行休。

已矣乎!寓形宇内复几时?曷不委心任去留?胡为乎遑遑欲何之?富贵非吾愿,帝乡不可期。怀良辰以孤往,或植杖而耘耔。登东皋以舒啸,临清流而赋诗。聊乘化以归尽,乐夫天命复奚疑! 

“归去来兮,田园将芜胡不归?”田里已经长满了杂草,怎么还不回来除草肥土?这大概是文人对田园生活的美化。陶渊明回去了绝对不会种田,因为他不会种,最多请人来种。

“既自以心为形役,奚惆怅而独悲。”每天都在为五斗米东奔西跑,被名利所束缚住,被工作时间所填满,早已忘记了生活的意义,渐渐变得麻木,沦为行尸走肉。但是我们的精神渴望自由,就连某个大人物也写道“鹰击长空,鱼翔浅底,万类霜天竞自由”。

“悟以往之不谏,知来者之可追,实迷途其未远,觉今是而昨非。”过去的就过去了,至少以后不要再过这种不快乐的日子。有时候很迷茫,但并没有迷失多久,回头还来得及。人世间的声色名利就不要再去追逐了,今天辞职回家并归隐田园的做法是正确的。“舟遥遥以轻飏,风飘飘而吹衣。”走在回家的路上,微风拂来,满面清爽,压抑的内心变得轻快许多。

“乃瞻衡宇,载欣载奔。”看到自己的家,相当快乐。“僮仆欢迎,稚子候门。”说明陶渊明家里并不穷,还有童仆。“三径就荒,松菊犹存。”院中的小路荒芜了,可是松树、菊花长得还不错。“携幼入室,有酒盈樽。”拉着小孩子的手进到屋中,酒已经倒好了。“引壶觞以自酌,眄庭柯以怡颜。”他开始倒酒自饮,在房间里看到庭院中的树木长得非常好,感到很开心,那是属于陶渊明的真正喜悦。这个家不仅是形式上的家,更是心灵上的家。“倚南窗以寄傲,审容膝之易安”。靠在南边的窗户寄托那份傲然的情思,在这局促的空间里感受到内心的安宁。李白身上也有这种傲慢的性格。“天子呼来不下马,自称爷是酒中仙。”“园日涉以成趣,门虽设而常关。”每天去花园里走走,给花浇浇水,生活越来越有趣味。过去做官时迎来送往,现在不必去应酬了,更不必奴颜婢膝。静静地待在家里,看起来非常孤单,但是这种时光难得。古人常讲“若无闲事挂心头,便是人间好时节”。“策扶老以流憩,时矫首而遐观。”拄着手杖走走停停,不时抬头眺望远处。“云无心以出岫,鸟倦飞而知还。”山中的云,因为无心,所以自然流动。空中的鸟飞久了,疲倦了,自然会回来。一切都在自然规律当中。

“归去来兮,请息交以绝游。”陶渊明下定决心断绝与外界的往来。但是他这种世家子弟很难和外界没有牵连。“世与我相违,复驾言兮焉求。”本心与世俗的那一套格格不入,为了声色名利只能随波逐流。现在无法忍受这种分裂,不得不回归初心。“悦亲戚之情话,乐琴书以消忧。”对于真正的亲朋好友,他很高兴与大家一起谈谈真性情的话,弹弹琴、看看书,消解忧愁。

“既窈窕以寻壑,亦崎岖而经丘。”生活在山水间,才是真正的快乐。中国山水画中,往往看不到人,因为人隐藏在山水间,。“木欣欣以向荣,泉涓涓而始流”。树木欣欣向荣地生长,泉水缓缓地流淌。行走在世间,往往身不由己,身心容易分裂。当远离了这种痛苦的压抑,不再“心为形役”的时候,一切的生机就开始出现了。“善吾生之行休,感吾生之行休。”来源于土又归于土,最后他还是回到了自然。

“已矣乎!寓行宇内复几时?”人的肉体在宇宙中存在多久呢?短短几十年。苏轼也写过“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”。“曷不委心任去留?”那为什么又要斤斤计较那些东西呢?高兴就去,不高兴就不要去了。“富贵非吾愿,帝乡不可期。”以前那些人一生追求帝王霸业,如今他们早已化作一堆堆枯骨。富贵和权利都不是他所期望的东西。“怀良辰以孤往,或执杖而耘籽。”回去种地,回到个人的孤独里。“登东坳以舒啸,临清流而赋诗。”到山上去放声长啸,到河边去诵读几句诗。“聊乘化以归尽,乐夫天命复奚疑!”追求生命里的自然,该作为的就作为,不该作为的就不作为,这难道还需要怀疑吗?

他的诗词都在鼓励生命的出走,但不是永远的出走,而是远离被奴役的状态。三国南北朝时期,战乱频繁,人们的生命朝不保夕,但也因此释放了生命的各种可能性。曹操追求霸业谋求统一,阮籍猖狂,嵇康醉酒,陶渊明隐居。他们不仅有心灵上的孤独与虚无,还有精神上的纯粹追求。在当今这个充满喧嚣与躁动的社会,陶渊明的诗词也许能够让内心稍微平静点,稍微从容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