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出西二旗,看到百度大厦和联想大厦的时候,想到的是:

埋骨何须桑梓地,人生无处不青山。

当经历了一点点事情之后,才体会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“身如蓬逐风而不止,心滚滚乎沸汤”,心智极苦。那时候再也没有那种豪气了,丧到了极点,写下了这种句子:

埋骨还须桑梓地,归园田居话青山。

不过好在读过一点点书,写出了下面的句子:

东奔西跑皆为名,追名逐利几时休?
和尚道士心未验,心体澄明事上炼。

当时住在唐家岭,后来不停地搬地方,最后搬到天通苑。先在北一区储藏室住,那地方小得超乎想象,不过还算幸运,总有个地方住了。后来又搬到西三区地下室。

那年就靠这种想法撑过来,事后想想,太过惊险,有后怕之感。